城市太美丽︱看哥本哈根如何用道路重塑思维

人已阅读 - - 作者: 原文/ Derek Scally 翻译/Meiqing( 0

导读xQC行之道

哥本哈根人性化的自行车道路网络被世界各地奉为圭臬(我们的翻译志愿者是不是很有文化的感觉?)。本文生动地介绍了这座城市还路于自行车,从前期的调研到规划、实施的整个过程,以及在一个欧洲城市都柏林实施的可能性。其中哥本哈根使从0到5%的道路使用者转向自行车的过程最为艰难,而从5%增长到15%则轻而易举。而今天我国的城市好歹还有10%以上的自行车出行,比从零开始的哥本哈根要好的多。因此相信哥本哈根的精神和经验亦能给我国城市重新发展可持续交通带来启发。xQC行之道

640.jpgxQC行之道

图一、哥本哈根建立了合理的单行自行车道,用路缘分隔行人和机动车。丹麦人说,任何多余的设计都会是对人力、精力和时间的浪费。图:ThinkstockxQC行之道

当春日的阳光洒向水面,Kamilla站在横跨哥本哈根內港的Knippel桥上喝着咖啡。她的身边是一辆值得信赖的自行车,不久将载着她经过市中心的Christiansborg宫:Borgen (丹麦电视剧《权力的堡垒》)的粉丝们熟悉的一幕。xQC行之道

26岁的Kamilla从小就开始在哥本哈根这座和阿姆斯特丹齐名的自行车乌托邦骑车。这里的人们有关于自行车在这座城市成功的各种说法。但都能归结于一项浩大的工程:出色的基础设施和积极的感知。
xQC行之道

“作为一名骑车人,我能感受到这是我的城市,”Kamilla说。“开车人需要避让我们,而不是反过来。” xQC行之道

在哥本哈根骑车并未绝迹。在Kamilla的身后就有许多汽车穿桥而过。然而当机动车每天要经历的两次拥堵,自行车却可以来去自如。哥本哈根行,为何都柏林不行呢?xQC行之道

这两座城市拥有相似的规模,在战后汽车时代来临之前均为自行车城市。但是丹麦人没有失去他们的自行车DNA。作为社会平均主义的工具,它广受学生、政客和皇室的欢迎。那是自行车复兴的方便契机,然而仍有很长的路要走。xQC行之道

它要求城市的政纲中优先自行车,经历多方思考、规划和投资之后建立一个宏大的目标。 xQC行之道

哥本哈根的城市官员们注意到他们的城市被赋予的自行车麦加的称号,对由此带来的该项计划万无一失期待也十分谨慎。但他们表示每座城市引回自行车的过程均始于确定骑车人群以及发现他们的需求。xQC行之道

骑车人的动机

哥本哈根还路于自行车的基础工作始于20年前:城市统计了自行车的数量并开始将自行车相关的统计计入交通数据。接着他们请骑车人对现有的自行车设施进行评分,以了解人们的骑车动机。超过一半的哥本哈根人表示他们选择自行车出行仅仅是因为这是最快的方式,而超过三分之一考虑了方便的因素。环境效益是一个加分项,但仅仅百分之五的骑车人视其为动机。xQC行之道

在了解了骑车人的需求之后,哥本哈根在过去的15年中为修建自行车网络专项拨款9亿克朗(1.2亿欧元)。每一项工程都接受了一项简单的测试:您是否放心您的孩子在那里骑车?如果得到的是否定的回答,这项工程将会被送回重修。xQC行之道

城市制定了定期的自行车战略,包括目标、时间表和资金。并不是所有的计划都能获得成功,例如骑车人并不青睐僻静和迂回的路径。xQC行之道

最终当错误得以修正,哥本哈根建立了合理的用路缘石分隔行人和机动车的单向自行车道。丹麦人说,任何多余的设计都会是对人力、精力和时间的浪费。Gehl Architects的城市规划师Louise Kielgast说:“关键在于建立受骑车人欢迎的成功的自行车基础设施,而不是在你认为有多余空间的地方。” 一个关于哥本哈根自行车复兴的共识是自行车并不是目标本身,而是达成一个更广泛政治目标的优先手段:对人人都更宜居的城市。xQC行之道

更广泛的移动性难题

创立于1905年的丹麦自行车联盟的负责人Klaus Bondham说:“我们并不反对汽车,而是倡议移动性。”之前作为哥本哈根负责技术和环境事务的副市长,他审查的重点投资项目讲自行车视为更为广泛的移动性问题的一部分。他警告说,复兴自行车的投资不能仅限于以自行车为时髦的人群。远离城市中心居住的人群同样值得更好的设施,方便他们的通勤始于自行车,连接着公交,以步行结束。另一项成功的创新是”丹麦自行车团体“,一个覆盖了25个丹麦城市,由各种持份者入股支持推广自行车的合作团体。如今,团队成员分布于公共卫生、商业等领域。根据一项关于哥本哈根城市的调查,自行车计划产生的健康效益使得每年的病假数量减少了一百万人次。xQC行之道

这项计划开始后的二十年间,超过三分之一的哥本哈根人使用近400公里的自行车专用道通勤。他们每天的行驶路程加起来有127万公里,相当于到月球距离的三倍。xQC行之道

Bondham先生在例行的城市规划会议上表示,他的自行车联盟被视为对等伙伴,而汽车团体则承认了失利。“他们在幕后说‘我们知道我们输了这场城市的战役。丹麦的城市现在属于行人、机车人和公共交通。“xQC行之道

从汽车专制到自行车民主

对于城市设计和交通咨询师Colville-Anderse而言,复兴自行车在重建道路的同时亦是对思维的重塑。他解释说:上个世纪的街道空间见证了从民主到专制的戏剧性转变,骑车者和行人被迫让位于汽车。汽车团体用现代性和发展的观点来推动对汽车友好的城市发展。然而如今面对堵车的城市,他的解决方案是:“我告诉政客们,为了城市的现代化,我们需要用自行车回到未来。“他表示不存在鸡和蛋的问题,只有基础设施的问题。“一旦建立了完整的自行车网络,人们自然而然地会转向自行车。使从0到5%的道路使用者转向自行车的过程最为艰难,而从5%增长到15%则轻而易举。” xQC行之道

Colville-Andersen为都柏林的三个大型自行车项目提供了咨询。到目前,只有一项得以实施,另一项设计由于不合标准而遭到了他的否决。为何相似的城市规模,哥本哈根的自行车复兴得以成功而都柏林则困难重重?xQC行之道

基于在爱尔兰的丰富经验,他认为都柏林自行车项目碰壁的最大障碍在于复杂而矛盾重重的官僚系统。如果能扫除这层障碍,他表示乐观:“都柏林曾经未来也可以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自行车城市之一。哥本哈根如今下定决心要让自行车重新进人们的城市生活,并有效地实施着这个计划。如果还有下一个人能做这件事,那一定是爱尔兰人。”xQC行之道

关键字:

    微信公众号:MobilitySolution